明哲哲哲

【亚索x大天狗】且随疾风前行(一)

ooc,私设有
邪教cp自娱自乐╰(:з╰∠)_

————————————

无论亚索以多快的速度前进,他也不会得到任何富余的时间,想要置他于死地的人太多太多,所以他们不会休息。在河岸小睡一晚后,他捧了把河水打在脸上,清洗面容,再次上路。

同门师兄弟的追杀不会停止,不仅仅是因为他莫须有的罪名。那些曾被他击败过的人们,最希望能亲眼见证他的落魄失败。

昨夜的吹笛人似乎回到了河边,他回头远远望见了一位似乎正在与麻雀嬉戏的白衣人。

随后,他听到了马蹄声,和人们的叫喊声。他向更远的地方看去,有近十个执剑的人们下了马,纷纷冲向了白衣人,麻雀们惊叫着四散逃离。

即使距离相隔甚远,亚索依然一眼就认出了剑客身上穿的道服,那正是他所在的门派的道服。他放下了他的行李,不假思索地折返回去,右手放在剑柄上,以便随时出鞘。

那是他引来的敌人们,他不允许任何人再因为他曾经的无知而受到伤害。

那群剑客向白衣人问话,但白衣人一直没有什么动作,亚索觉得他可能没有回答他们的任何问题,因为有几个人已经高高举起了剑,准备和白衣人打一架了。

当亚索离他们仅不到二十米的距离时,终于有人注意到了他,兴奋地招呼着别人,摆出了攻击的架势。

亚索遵循了门派的传统礼教,向这群好战分子鞠躬,随后,他的剑刃闪着冰冷的寒光,与至少四把剑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响声。

亚索迅速收剑,继而扎入人群中来回穿梭着,利剑一一穿透了他们的胸口,而他们徒劳地挥舞剑刃,只能听到冷兵器碰撞的声音,以及一股疾风从耳边呼啸而过。

在亚索迅疾的剑法中,白衣人似乎一直都能捕捉到亚索的位置,他看了亚索一眼,右手的扇子从空气中划过,撕裂出一股飓风卷向交战的剑客们。

亚索注意到了那个眼神,在飓风呼啸而来时与他们拉开了距离,并在停止的瞬间再次冲进凌乱不堪的人群之中,表演了疾风剑法的最高艺术——狂风绝息斩。最终,亚索如同幻影一般脱出了战团,将他的疾风之剑收入剑鞘。在他身后的土地上,血流与河水交汇在一起,显现出诱人的殷红。

白衣人神色淡漠,似乎对一切都不太关心。他语气平平地夸奖道:“精彩的演出。”

“不敢当。将他们引来,是我给你添了麻烦。”

白衣人的穿着很古朴,但并不是艾欧尼亚任何一个部落或教团的服饰,在亚索的记忆里,似乎没有哪个国家的人是穿成这样的。

“吾并不在意。”白衣人并无与他聊天或是对他透露什么信息的意思。

“如若再无事相告的话,在下就告辞了。”不随意询问他人的来历是一种尊重。亚索向白衣人深深鞠了一躬,表示他的歉意。

白衣人点了点头,郑重地说:“祝你武运昌隆。”

地平线的东方,太阳正在升起,将剑客离去的背影拉得很长。

————————
亚索后来知道长者【苟...】死于疾风剑术,应该会想优先击杀狗子
狗子:滚,老子明明是玩扇子的

【亚索x大天狗】且随疾风前行(序)

莫名其妙的拉郎,并且自己玩得很开心
ooc,私设有也许还有点多
这个序十分的短短短短短

——————————————

河流静静地穿过艾欧尼亚的原野,映射了漫天星光。

白衣旅人吹起了他的竹笛,笛声悠扬,随着夜晚的微风飘落在远方。

黑夜中穿行的剑客停下了他的脚步,取下了腰间的尺八,与这来自远方的笛声合奏。

他又收回了他的尺八,向着河流的方向奔跑着,直到他不得不休息一下。他缓慢地走着,笛声似乎离他很近,他抬起了头。

剑客看见了璀璨的星空,旅人看见了星空下独行的少年。

笛声戛然而止,旅人一瞬间消失在了原野上。

剑客站在了旅人原先的位置上,紧握住手中的剑自言自语:“刚才这里...是有人的吧?”

【风海番外】悬壶济世(上)

再不写就要被暴起而杀之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上篇是雷王李相识的原因
李先生沉迷学习日渐消瘦( ̄~ ̄)
——————————————————————
【风起天阑】番外·悬壶济世
射击场上的枪神,实战演习中的不败神话,战场上最冷静的杀手,最终败给了另一批心中装满宏图壮志的少年。

校友、兄弟、战友,在不同的抱负下各自为战。

他的白茅纯束永远葬在了南京的土地。

-

雷济阳入校的时候,黄埔军校改了名叫中央陆军军官学校。

他不是这所学校的学生,只是沾了父亲的光,在这学校里提前学习些父亲希望他掌握的知识。

他也同样遇见了与他年龄相仿的李一帆,与他的遵从父愿不同,李一帆有抱负,有一腔热血。

而且,李一帆的枪法也足够出众。

雷济阳的在校日常,就是政治学习与射击。步枪,十秒四枪,全部十环。

他约李一帆去靶场比试比试,欲要认识一下军校里难得的同辈人。

凌晨三点左右的时候,李一帆出现在靶场入口,看着有些病恹恹的。十一点就来了的雷济阳已经在休息室小憩了几个钟头,两眼放空地看向窗外的星星。

“对不起对不起,资料整着整着就睡着了,对不起。”李一帆一路小跑过来,不停地低头致歉。

雷济阳拎起两支步枪走向靶场,随手把一支扔给跟在后面的李一帆,后者接枪都有些不稳。“来了就好,我看你精神不足啊。”

凌晨时分,雾已经升了起来,让五十米外的靶有些模糊不清,又给这次射击升了一个难度。

“最近一直在忙,可能有点吧。”李一帆调试瞄准镜,尽管疲惫两个字写在脸上,手下的动作却一丝不苟,反复几遍确认无误。

“怎么看着你比那些学生还累,你一天都在干什么呢?”雷济阳拉开保险栓上膛。

“学习。我想我父亲可能希望我成为政治家,让家族的权势更稳固一些。”

李一帆上膛的速度不比雷济阳慢,但他的脸色即使有雾的遮挡也很不好看,第一次还脱力了,部件摩擦却又没有上膛成功的声音格外响亮。雷济阳有些担心地看了他一眼,对方不以为然地端起了枪。

“我数三二一,一起射击,这枪一共八发,去最高最低看总环数。”

“三,二,一。”

雷济阳重复完成着射击上膛射击直到射完八发的循环,李一帆就慢了很多,最开始的三发他和雷济阳保持一样的速度,第四发似乎耗尽了他的力气,第五发的后坐力让他连着后退了几步,往后的三发似乎都是咬着牙在上膛,狠着劲儿射击。

李一帆把枪立在地上,靠在枪上休息:“看成绩。”

“我以前在这见过你,你不是这个样儿啊。”雷济阳放下枪,拿肩膀把李一帆扛起来,他的衬衫下确实有结实的肌肉,但整个人轻得要命,也没有出声。

“喂,能听到吗?你是困还是难受?”雷济阳把他扛进休息室,扔在床上,“发烧吗?”雷济阳把手放在李一帆的额头上,并不烫。

李一帆睁开眼睛,直直地注视着他,传达的意思很坚定:“看成绩去。”

雷济阳就真的去看成绩了,他知道李一帆应该不会喜欢自己看见他不够强势的样子,李家有他李家的尊严,他们本应是政界的对手来着。

“雷济阳!”入口处的方向突然传来一声呼喊。

雷济阳迈向靶场的步伐突然停住,回头看向李一帆,他觉得李一帆一定认识这个人。

李一帆长舒了一口气,喃喃道出一个名字:“王一凡。”

青年班最强,军部的利刃,雷济阳的偶像和奋斗目标。

雷济阳看着远处的人影越来越近,直到一个高挑挺拔的男人出现在自己面前,向他敬礼,声音柔和而不失凌厉:“你好,我是王一凡。李一帆在这吗?”

雷济阳与他一同敬了军礼,向左走了两步,以便他能看到已经开始打盹的李一帆:“他状态很不好。”

“谢谢。我知道。”王一凡点头致谢,走到李一帆身边,“知道我是谁吗?”

“王一凡。”

“知道我在这你还这样?”

李一帆意识有些涣散,右手颤抖着敬了个礼:“强人所难。”

“你个傻逼。别说话,睡觉。”

王一凡一手护住李一帆的背,一手穿过李一帆的腿弯处将他打横抱了起来,对雷济阳说:“别站着了,给他看成绩去。”

王一凡抱着李一帆一路跑了出去,雷济阳跑去五十米外的靶。他的枪法绝对不容置疑,地上八个弹孔,靶上十环被打了个穿;李一帆的靶上同样只有十环的地方有窟窿,但地上仅五个弹孔,大概是后三发全部脱靶。

雷济阳放回他靠在外面的两支枪,向医务室跑了过去。

这人不当兄弟可惜啊。

而且看上去和王一凡关系相当不错的样子。

樊梨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梨花这么勇的吗

四级考试,伞皇选了肢体题,诺夏就特别可爱地笑【其实有点傻233
伞夏是我萌的第三个电竞cp,即使时过境迁,看到他们这样还是感觉很美好啊。

【脑洞?/⑨二boys】月亮塔·雷杨篇

【⑨二boys】月亮塔

传说千关山上有位神奇的兔仙,能实现人们的愿望。

“你听说了吗,杨家的千金,被千关山上的魔教抓走了!”

“哎呀,杨家怎么那么不小心呢!靠经商发家,还不好好保护自己家的大小姐,早早嫁入哪个有能力保护她的修仙世家。”

“就是就是,现在出事了吧。就算那魔教能把杨大小姐放回来,哪还有人敢娶她。”

“不是说千关山上有个兔仙吗,杨家可以开悬赏请人去求救啊。”

“兔仙那都是传说了,谁真见过啊?”

“话可不能这么说,你这样的年轻人当然没见过,那些上了年岁的老头儿可有人见过!听说雷家的小儿子就是雷老爷向兔仙求来的呢!”

“呦,那这有意思,我也要去见见!”

......

杨家千金失踪一日后,杨家挂出悬赏。

雷家大公子雷济阳接下悬赏,执一下品仙剑上山。

==============
玄幻设定很有意思233
这是一个系列
cp也很多
你猜兔仙是谁啊其实特别好猜啊

依旧是断网乱画

双fan的动物设定

考试时候的脑洞,但是草稿纸要收的嘛...

刚好断网了,索性在电脑上画一下

大新闻

我已经不想说什么了。

帆帆为什么总在拆我cp。。。



杨和魏在一起了。

【毕业系列·繁草】仲夏花开(上)

【毕业系列·繁草】仲夏花开(上)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六日,城关中学又一次送走了一批九年级毕业生。

人生路上总是聚少离多。

-

曹明昊也许迟到了,也许没有,今天的他随意地穿了件黑色外套,外套下却是一件干干净净的白衬衫,漆黑的西装裤和锃亮的黑皮鞋衬得他笔挺了许多。这样的描写汇聚成一句话,便是——

“日天!日天你今天好看得很啊!!!”

昨天下午政治老师开辟的一节狂欢课,一群人聚在一起玩数字炸弹,炸了曹明昊一个下午,以最后一天放纵自我没有真心话只有大冒险为名,曹同学被迫和某个先生进行了各种各样的亲密接触——曹明昊不止一次强调道:“我是男的,我喜欢女的!”

但在最初的真心话中,要曹同学选出班上最喜欢的女孩子,曹同学拉着某个先生:“他能算女的吗?”

-

“哎嘿曹明昊你这一身人模狗样的啊!”樊叔伦看他这一身行头,只是笑。

“会不会说话啊你,爷这么帅这叫一表人才。”曹明昊打了他一下。

“诶人才什么啊,站人胡琛旁边有脸说自己是人才啊。”

“胡琛有我好看吗?有我帅吗?”你个吃里扒外的老樊胳膊肘往外拐啊。

“你全场最丑不要说话。”哎,其实你最好看了。

主持人报幕,第三个节目是每年都有的朗诵。

曹明昊脱了外套,单单一件白衬衫,清俊,澹然,世无双。

“大家记得拍曹明昊啊。”班主任从后排走上前去,镜头对准了舞台上摆弄文件夹的曹明昊。

“老樊呢?明昊在台上他在哪儿呢?”

“为日天疯狂打call!今天日天最帅!”

今年九年级的学习任务比以往都繁重了许多,朗诵也没有排练过几次,各班都是选了人,读了三两次就上场,手持夹着台词的文件夹朗诵,曹明昊出了个不影响大局的失误,倒也没人在意。

樊叔伦坐在后方,一字不漏地看完了全程,将台上的每一个曹明昊收入眼中。

樊叔伦看着曹明昊的身影消失在了退场处,转身继续和同学扯闲,却总是不由自主地想着今天的白衬衫男神曹明昊。

想见他,非常想。

曹明昊一个近视,台下对他来说就是一副会动的五彩斑斓的画,但他注意到了来自九二班后方的目光,那里有人,锲而不舍、极尽温柔地注视着自己。

他心中第一个浮现的是自己喜欢的女孩的名字,第二个,是樊叔伦,他可以笃定地说“一定是他”的那个人。他看到樊叔伦的左手边空了大约一个人的位置。

想现在就,去坐到他身边。

-

有时候曹明昊也想,他这样阳光灿烂、有女神的宇直青春少年,怎么总是和樊叔伦这个有点gay的家伙牵连在一起。

当事人一号强调着自己是直男,当事人二号吊儿郎当我行我素,不以为然的态度让曹明昊的反驳似乎都缺乏了可信度。樊叔伦逐渐渗入了他的生活,充斥了他心中的每一个角落。

更让他觉得奇怪的是,他离开樊叔伦,就如同鱼离开了水一样令他窒息,他无法存在于一个没有他的世界。

那不对,曹明昊心想,我们只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就像我离开王一凡也很难受一样。

毕业典礼的朗诵结束,他下台简单休整后,就立刻绕过跑道回到班上的地盘,穿过人群紧挨着樊叔伦坐下,樊叔伦自然而然地揽过他的肩,一起围观马诗羽的王者荣耀实况。

那个时候他和他的心脏靠得很近,曹明昊难得有一种窒息的感觉,这种窒息是因为一种感情而引起的,是他和他之间的难以言说的一种感情。

也许是伤感,也许是遗憾,也许是祝福,和其他同学之间也是一样的......

其实是不一样的,曹明昊的心底回荡着这个声音。

他微微侧头,与樊叔伦的侧脸只有不到一厘米的距离。他的内心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樊叔伦是不一样的。